香山木匠,一辈子放不下的事

周水火15岁时,就到香山拜老师傅门下学木工手艺,18岁就能独立制作家具。

上世纪80年代,木匠这一行渐渐成了冷门,很多木匠为了生计改行。

那时,他主要通过帮人盖房子维持生计,后来苏州古建复兴,周师傅的手艺又有了用武之地。

他记得那时候自己骑着一辆自行车,车筐和后座都挂满工具,去做古建木工,或者给人修缮老房子,风里来雨里去,日子格外忙碌。

时光流转,随着年龄的增长,加上长年操劳,他的双腿患上静脉曲张。由于不能久站,他不得不放弃了古建木工的营生。

几经琢磨,他结束每日奔波的状态,开木匠铺,挂起香山木匠的门牌,做些桌椅板凳等日常家具。

由于手艺好,从开张至今他手中的活从未间断过,小小铺子里,堆满了各种木料、板材,以及别人送来修缮的古家具。

紧贴着斑驳墙面的架子上,还摆着几十种规格型号不同的推刨、锯子、凿子、墨斗……堪比木匠工具博物馆。

“香山匠人奉蒯祥为祖师,制木为器要经过‘锛、砍、刮、拉、凿’,工具自然也属于‘独家装备’?!敝苁Ω邓?。

这辈子,周师傅最放不下的就是这些陪伴一生的工具。他那些早已包了厚浆的工具温润油亮。

这些工具他拿在手里便不愿放下。

别人是一天不吃不喝没有力气,周师傅是每天不用一用这些工具就没有力气,全身不舒服。

因为住处和木匠铺相隔太远,他现在每天早上四点起床收拾,去赶公交车,需搭乘一个半小时公交才来到作坊。而中午饭是老伴提前做好,他热一热就可以吃。

待下午6点关门,他再做公交车回去,到家已是夜深,灯火阑珊。

家里人都劝他说,你现在身体不好,就别出来做工,太过辛苦。现在也不太缺钱,外出旅游,或者在家带带孩子多好。

他不愿意,就是对木匠活情有独钟,他通过手艺,于家具制作、修补中找寻到生活的美和人生意义。

这一过程,令他重返青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