他手里的石头,做活的不止是手艺,更是一种境界

一件好的作品,不止是技艺的体现,而是通过作品,能够准确地传递作者思想和精神。情感赋予作品,让它来为作者说话,那才是手艺人至高的境界,也是杨云峰一直以来的追求。

?在这18个年头里,从最初的仿古件做起,慢慢体会和摸索玉雕的精髓

? 3年学徒的经历,让他深刻地感知到苏作玉雕的魅力

?不止是精致、空灵,而是这种飘逸的感觉让他体会到了一种艺术美

?但由于广博的知识日益渐长,对玉雕的理解慢慢地提升

?再加上他骨子里的较真和认真的精神

?他又开始在苏作工艺的美感上寻找突破

机缘巧合,他来到扬州玉器学校学习艺术设计,专业的理论知识给杨云峰天马行空的构思予以支撑,为他后来逐步把玉雕做成产品链打下了坚实的基础。

回到苏州,杨云峰拜南京张清雷(中国玉石雕刻大师)为师,在大师的提点和熏陶之下,结合学到的专业理论,开始了他的玉雕创作之路。

杨云峰有了理论基础的加持,思想的源泉仿佛被激活了一般,源源不断地创意和构思得到落地,在玉雕的领域里,产品和设计做的愈发成熟,从他手里出来的作品,不止是一件玉雕,还兼具了造型、美感和实用等多方面的功能。

全新的模式随着探索的深入,让杨云峰整个职业生涯得到了升华。

2009年,杨云峰成立工作室,取名“玉峰堂”,一来因为读音抑扬顿挫又好听,二来有不求闻达于诸侯,但求兢兢业业,一步步向着玉雕艺术高峰攀登的寓意。

随着创作的深入,逐年的作品展现出的风貌都体现出他每一阶段的成果。尤其是今年的作品《子非鱼》。

《子非鱼》获第十六届中国玉雕石雕作品“天工奖”银奖

《子非鱼》青玉薄胎茶具,突破的不止是技艺的本身,而是它的人文情怀和意境。

品茶讲究的是一个品,自然也需要乐趣。杨云峰在传统的造型上做了一些改良,更有玩味的兴致。薄壁的茶杯,内外皆有鱼,遥相呼应。借料子本身的糖色,转换为荷叶,因材施艺,别具一格。

注水入杯的时候,恰恰是作品最为灵动的时候,取名子非鱼,便是有焉知鱼之乐的意味。公道杯杯身雕刻莲花,把手上延伸出一朵莲蓬,实用性和创意性兼具。杨云峰说:“古人说画分五色,有‘浓、淡、干、湿、黑’,我也想做到玉分五色”。

公道杯采用莲花的雕刻,融合本身配备的底座,在实际运用中,会展现出作品的另一番景象。

当作摆件的时候,是深色的工艺品,但实际使用的时候,则是一幅鱼游荷花的享乐图。在把手上,特意雕刻了一朵莲蓬,在实际的使用手感上和美观度上,又加了几分。

通过技艺和创作,使作品的深浅与渐变营造出一副灵动的鱼跃莲池的景象,妙不可言。

杨云峰说:“从产品的设计理念到表现技法,都是全新的,甚至可以说,表现技法是行业内唯一首创的,对产品的表现更趋向于明确的是表现在更实用、更生活化,更能体现出场景化。”这样的作品,不仅具有思维延展性,还在无形中形成了一套完整的玉雕产品链创作。

玉雕匠人的思想和创新是一件有生命力的作品核心所在。杨云峰的《悠然青荷界》,淋漓尽致地体现了这一点。

《悠然青荷界》获第十届中国(苏州)“子冈杯”玉石雕精品博览会金奖

杨云峰直言道:“去年的参赛作品更注重于技法,可以说是十八年所累积的技艺的集中体现。在后来的作品中,他也慢慢有新的思考,通过弱化一些手法和技法的一些表现,产品反而给人呈现的状态会更加自然,更能明确地表达中心思想,作品也更为惊艳?!?/p>

这样的精雕细琢,不仅仅是玉雕,包括苏作的苏绣、核雕、红木等也都是名满四海。但回归到和田玉圈子,苏州在全国来讲,依然是最大的集散中心。因此,这两年子冈杯的发展方向更趋向于越来越专业的和田玉奖项,而且是呈历年越来越“高、精、专”的一个方向。

在这样的时代和现实背景下,杨云峰在不断地参赛中迸发灵感。

他认为,苏作,不应该只是传统的苏作,而是在传统的基础上,进行新的诠释。

通过立意、场景、实用、美观等多维度的审视,为苏作注入新的生命和活力。